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查看详情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姚晶的博客

岂有豪情似旧时,花开花落两由之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塞外秋景异——银川记游  

2013-10-13 19:43:30|  分类: 行千里路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塞外秋光一直无缘得见,只是从古诗词中隐约感觉是黄沙漫漫,枯草连天——肃杀而苍茫,静寂而寥廓的。塞下秋来风景异,衡阳雁去无留意,连鸟都不愿稍作停留,可见荒凉至极!而江南的秋天,闭上眼就是三秋桂子,十里荷花的葳蕤,就是青山隐隐水迢迢,秋尽江南草未凋的生气。假如把江南的水润与塞外的寥廓荒寂融在一起,那将是怎样的景象呢?银川,就是这样一个矛盾共同体,它因此而被称为塞上江南

初到银川,沐浴在细雨中的行道树就灿烂了我的眼睛;金黄、明黄、浅黄、绿黄、黄褐……那么多的黄色树叶在枝头摇曳,与周围浓绿的树叶一起装点出一幅秋日图。那些各色的黄叶没有一片呈现枯萎凋零姿态,比周围的绿叶反而更加的富有生机,更加的迸发出一种热烈的美感。那种张扬灿烂成熟的美,不禁让我想起了那位性感至极的金发艳星玛丽莲梦露。

初见,塞外的美艳就撼动了我心。

旅途的疲惫还未消散,就迫不及待的来到了距离银川不远的黄沙古渡。相传康熙微服私访及亲征噶尔丹、昭君出塞和亲、蒙恬北击匈奴皆由此西进。朱元璋第十六子庆靖王朱梅曾作《黄沙古渡》,“黄沙漠漠浩无垠,古渡年来客问津。万里边夷朝帝阙,一方冠盖接咸秦。风生滩渚波光渺,雨打汀洲草色新。西望河源天际远,浊流滚滚自昆仑。”黄沙古渡周围的黄沙与绿野,烽火台与万里长城,黄河与芦苇,滩渚与芳草,羊皮筏与渡客,构成了一幅独特景色的塞外风光。

如今,看不见黄河岸边飞扬的征尘,听不到出塞的凄婉琵琶声。唯有眼前漫漫的黄沙、缓缓流动的黄河水在诉说着那一段金戈铁马、离乡背井的往事。看着古渡口标牌上的康熙亲征的简介,我不禁对这位创造了康乾盛世的异族皇帝满心钦佩。御驾亲征,光是这长途跋涉就已经万般不易,我这坐着现代交通工具的人都觉得旅途疲惫不堪,那位车马辘辘又当如何?还有那个生于三峡长于三峡的王昭君,却远嫁漠北卒于塞外,最后也只能是魂归故里吧!这个小女子,在历史给予的高度评价背后,该有多少不为人知的眼泪在流淌?

当思绪还在历史中漫溯,孩子们的欢笑声把我唤回现实——历史的幽思永远不及游戏吸引他们。

沙漠冲浪开始了!

坐在坦克般造型的链轨车上,在高低起伏的沙丘间快速行进,恍如在浪头弄潮,忽上忽下,不禁和孩子们一齐惊叫。刺激、紧张的远不止这一项:滑沙、滑索、骑骆驼、坐羊皮筏子、沙漠越野摩托……在干烈的阳光下,孩子们乐此不疲的玩着闹着。

我坐在茅草亭子中,被黄河岸边那丛丛芦苇吸引。那芦苇有两米之高,芦花在风中摇曳,映衬着黄河、黄沙,动与静之间就有了一种韵味。忽然就想起一句诗:念桥边红叶,年年知为谁生?想着河边芦苇也是,年年生长为谁?是啊,每个人不就是那河边的芦苇吗,谁知道为谁生呢?即使没有人欣赏,也应该如这芦苇自在生长,苇花轻扬,创造一份属于自己的美丽。生命,不用去刻意寻找存在的价值,只要认真的活着不辜负自己也就罢了!

(呵呵,先到这里)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19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